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瓮

平淡中不失雅致,生命何等美丽,演绎人性的光辉...

 
 
 

日志

 
 
关于我

薄檐净土隐苍苔, 竹篱瓜藤畦花开。 蜂蝶不知田园乐, 殷殷碌碌去还来。 ——咸菜《菜园子》

网易考拉推荐

随便写写   

2015-10-04 23:05: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我的家乡有大片大片的水稻,到处都有水渠和小溪,野地里随处有各色的花,随处有大大小小的树林,随处有放羊的,随处有田里劳动的人们,附近有拴在草丛里的牛或驴,那时候吹来的风是清凉清凉的,我出去放羊的时候会找一块大石头躺在上面,太阳一点都不毒,很温和,晒一晒一点都不觉得累了。每年夏天我们都下河去游泳捞鱼,把捞到的鱼用柳条穿起来,一大串,大摇大摆地回了村子,一路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战利品,把那一串鱼晃来晃去生怕别人看不到。河里的小草鱼味道更鲜美一些,不像现在市场上卖的那些鱼,那些鱼总是提不起我的胃口,我已经有好多年没怎么吃过鱼了。 后来来了一种叫沙尘暴的东西,每年春天都会来一趟,它来的时候屋里窗台上桌子上地上全是土,野地里沙子扬起来的时候天空是金黄金黄的,地上是土黄土黄的,人的脸上薄薄地盖着一层土,眉毛睫毛头发一扒拉就起来一阵灰尘,就像爆炸一样。有时候刮大风吹起来的石头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地里干枯的秸秆满天飞,空中盘旋着各种东西,有塑料袋,有树枝,有时候有成捆的玉米秸秆被刮到空中,然后重重地摔下来,摔得七零八落的,还有衣服不知道是谁在地里劳动时候衣服放在地边上,风一来就刮跑了,有的牲口大风一来就受惊了到处乱跑,它在前面跑,后面通常有个老汉或者老婆子在追,一边骂一边追,好像畜牲能听懂一样…… 这些年我很少回老家,每次回去都发现村里又死了一批老人,又老了一批中年人,又走出去一批年轻人,整个村子死气沉沉的,原来和我一起下河捞鱼的孩子们都不知道流落到哪里去了,据说有的成家了,有的还在单挑,但似乎都活得忙忙碌碌,似乎我们都是一样的窘迫,就像是站在沙尘暴中看着那个纷乱的土黄色的世界,明明知道这个世界什么都有,而且离你很近,但是你却什么都看不到,努力地吸一口气,保证自己还能活着,活到尘埃落定的日子。 这几年沙尘暴少了,原来退耕还林的土地上现在又提倡退林还耕了,于是人们把那些本来就没成活的树苗又拔掉了。耕地越来越多了,因为种地的人越来越少了,原来祖祖辈辈种地的农民如今只有我的父辈们还依然在土里面刨吃食,我们这一辈人都去了繁华的大城市,再也不愿意回去做那累死了只能保证饿不死的庄稼营生,放眼望去,地里劳动的全都是稀稀拉拉的老人了,年轻人们都在繁华的地方过着另一种累死了只能保证饿不死的生活。 有的奶酪能动,有的奶酪是动不得的。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