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瓮

平淡中不失雅致,生命何等美丽,演绎人性的光辉...

 
 
 

日志

 
 
关于我

薄檐净土隐苍苔, 竹篱瓜藤畦花开。 蜂蝶不知田园乐, 殷殷碌碌去还来。 ——咸菜《菜园子》

网易考拉推荐

豆腐   

2015-12-18 21:24:19|  分类: 零星的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豆腐
那天我突然想起了老家的豆腐干,作坊里传统方法腌制的豆腐干,我不知道作坊们都有什么秘制调料配方,或许对于他们来说算不上什么秘制,但那个东西确实是非常美味的,据说早就被端上了中南海的餐桌。
在我的记忆里,第一次吃豆腐干是在我姥姥家,或许在这之前也吃过,但我记不住了。我很小时候,大概有五六岁吧,有一次我在我姥姥家住,上午大街上有人吆喝着卖豆腐干,我姥姥就拉着我出去看,是一个年轻人推着一辆自行车,车后座两边搭着两个用钢筋焊的铁筐,铁筐用编织袋包得严严实实,里面放着他要卖的各种吃食,有碗托,凉粉,豆腐干等一系列可以凉拌着吃的东西。我姥姥给我买了豆腐干,我也记不住买了多少,甚至记不住那时候的豆腐干是什么味道,就记得我姥姥那是专门买给我的!那次我吃得很满足,因为我平时很少能吃到这个东西,所以在我屁事不懂的年纪里我认为我平时吃不到的就是好的,对于我来说,生活只要有所改变,我就很高兴了,哪怕这改变只是一块小小的豆腐干!
我仍然记得那个卖豆腐干的年轻人,他似乎是一个眼大一个眼小,瘦瘦的,高高的,穿着很朴素的衣服,衣服很干净整洁,经常推着他的自行车走街串巷在村里卖吃的,每次见到他总是同样的装束,做同样的事情,没有什么变化,所以从来没有注意过他。后来有一天我在炕上玩,姥姥在边上做针线,戴着她的老花镜,那个眼睛我还经常戴着玩,什么也看不清。姥姥做着针线活抬头笑着对我说卖豆腐的又来啦。我坐起来仔细听,街上确实有人吆喝着卖豆腐,我觉得没有什么奇怪的,不就是卖豆腐嘛。然后姥姥又和我说这个卖豆腐的吆喝完的时候总是“安!安!”的。你慢慢听,他一会走得近了你就听出来了。我就坐在炕上认真地听,那个声音越来越近了,渐渐的听清楚了!
“端……豆腐来……安!”(在我家乡,每个卖豆腐的都是一样的吆喝格调,“端”和“来”的声音要拖得长长的,这些吆喝着卖东西的人肺活量一定都很大!)
果真如此!我兴奋地告诉姥姥这个好消息,似乎这个秘密是我发现的一样,听了我的“好消息”,姥姥很高兴!我在心里默默地学着那个卖豆腐的人,我学着他是怎么样一句一句地“安”出来的。
我那时一直不知道这个卖豆腐的长什么样子,我在想象他会不会很邋遢,后来慢慢长大了,在我们村居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我老远一听就知道是他,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才会用这种别具一格的吆喝声卖豆腐,这个声音只能属于他,等我到大街上看的时候,只是远远地看到一个并不高大的中年人,似乎不算邋遢,但确实算不上整洁!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好像好久没有看到卖豆腐干的那个年轻人了!
后来在姥姥村我见过那个卖豆腐干的一次,只不过那次他没有推着自行车卖豆腐干,他带着一个小孩子在大街上,看样子是在哄孩子,因为从前见到他时候他总是在卖豆腐干,这次他居然没有按照以往的形象出现,我深深地觉得他不应该这样,他怎么可以不卖豆腐干了呢?我甚至觉得他的存在就是为了卖豆腐干的!现在想起来真不知道那时候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也许那时他已经早就不干卖豆腐干的行当了吧!离开家乡多年,我也再没有听到“端……豆腐来……安!”的吆喝声,或许他也早就不再干卖豆腐的行当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