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瓮

平淡中不失雅致,生命何等美丽,演绎人性的光辉...

 
 
 

日志

 
 
关于我

薄檐净土隐苍苔, 竹篱瓜藤畦花开。 蜂蝶不知田园乐, 殷殷碌碌去还来。 ——咸菜《菜园子》

网易考拉推荐

今天立冬了   

2015-11-08 13:31: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立冬了 今天立冬了,从这天开始,在节气上才真正进入了冬天。 小时候我不懂什么是节气,听大人们说立冬了,我问爹什么是立冬,爹说立冬就是冬天了,要下雪了。一听要下雪了我就很高兴,我喜欢下雪的天气。 我小时候住在老院子,我家是东房,有一年冬天下了很大的雪,我在炕上看着西房房顶上的雪越来越厚,那雪特别白,感觉软绵绵的,那时候我就想上去抓一把,啃一口,我知道不好吃,但就是想啃一口!后来天气好了,房顶上的雪越来越薄,渐渐的露出了瓦片,我注意到有一个白白的雪团在瓦片上格外显眼,它周围的雪都化了,但它依然那么洁白,我很好奇它为什么能好久都不化呢!这个雪团是谁放上去的?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于是每天都下意识地看它,我看它到底什么时候能化!就这样一直看到了第二年夏天,有一天下大雨,房顶上的瓦片被雨水冲得很干净,我看清了,那是一块白色的石头,洁白得可爱,让我又想上去啃一口了!我没有意识去反思自己的呆傻,只是从那以后有了个奇怪的习惯,每次抬头看那房顶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去找那颗白石头,我甚至担心有一天我会突然找不到它了,那该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因为它已经房顶放到了我的心里,在我心里它一直是一团白色的雪,想起来就想啃一口的那种!一个放在心里的东西如果有一天突然不见了,那一定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我不敢想象那种痛苦,可是后来好多原本在我心里的东西都一件一件地消失了,原本在我心里的人也都一个一个地离去了,我不让所有人看到我的痛苦,可是在没人的地方,我也会哭。 我喜欢下雪的天气,这样的天让人感到格外的安静,安静了就不容易累,太吵了就躁得慌! 下雪天天亮得会比较早,并不是太阳出来的早,而是天上地下一片白,就让人感觉天亮得早了。这种时候我就不舍的睡懒觉了,早早的起来扫雪去,我爹去老院子扫,从院子里一直扫到大街上,我在我家这边扫,从我家大门外一直扫到大街上,沿途顺手就把各家大门前的雪也扫了。扫完了雪我就出去自由活动了,跑到村外的野地里,清晨人们还没有外出,大路上的雪还是完完整整的,一大片白,看得人眩晕。我在雪地里肆意地走着,边走边寻找,希望能找到各种小动物的脚印。走到农田里就开始看到雪地上一条一条的小脚印,因为雪厚,所以有些脚印有明显的拖行痕迹,那这一定是比较矮的动物留下的,比如野兔或者獾子之类的,还有的脚印很整齐,一点也不拖沓,不用多想,一定是谁家的狗又跑了!我会追着那些比较拖沓的脚印走,想看看这些兔子什么的到底去了哪里,我知道即使发现了我也肯定抓不住它们,但我还是忘我地去跟踪,越走越远,从来不觉得累,那动力可能仅仅是一点好奇心吧! 在滹沱河南岸的高地上向北眺望被雪盖上的县城,滹沱西去白云间,一片孤城倚恒山。 远远地看去,县城的几条老街,老院子,老房子都被雪蒙得严严实实,分不出轮廓来,最显眼的是那座鼓楼,城楼和城台被雪压着,俨然是一座高高的雪雕,虽精致不足,但雄伟有余。下面那些低矮的四合院,狭窄的街道,和三百年前没有两样,地方是个穷地方,政府没钱搞经济建设,所以人们住得还算安稳,不用搬来挪去,又拆又盖的。后来有钱了,官方却鼓励保留古建,只在周边搞延伸建设,原来巴掌大的县城终于发展成了屁股大!老城区不断地维护和修复,曾经走马车的街道现在走了汽车,女司机们苦不堪言,挤在路上恨不得把车扛起来走!这些年外垣的新建筑光鲜亮丽,时髦开阔,把老城区围在里面,在远处看显得那么娇小,甚至孱弱。就像一个老人被一群喧嚣的年轻人围着,年轻人唱着跳着欢乐着,老人孤独地打着瞌睡。 有一年大年初一下大雪,五更时我照例起床去爷爷奶奶家发旺火,火着了以后我爷爷领着我去庙里祭拜,我端着奶奶做好的供品跟在我爷爷后面走。那天一早上都在下大雪,街上时不时碰到从庙里回来的人们,三三两两的,过年了,大家都很高兴!就着路灯的微光我看到密密麻麻的雪片飘落下来,抬起头雪片就大片大片地落在脸上,我张大嘴,雪片就落到我的嘴里。我和爷爷一路踩着雪走,我时刻小心着,生怕他会一不小心滑倒,后来发现我的小心是多余的,老人走得比我还稳! 村边野庙、村里大庙一个挨一个的烧香烧纸放炮,庙前都有旺火,烤着旺火看着村外黑黢黢的荒原,偶尔刮来一股风,旺火冒出来的火星和雪花一起在空中乱舞,雪地上有两个烤火的人影。 路上我爷爷说以后过年时候你就去庙里烧纸,我走不动了!从那年以后,爷爷的行动一年不如一年,每年的大年初一早上我都去找奶奶端了供菜自己去庙里祭拜,每年如此!后来我离开家了,好多年都没有在家过年,这事也就没人干了,可我每年都记得,记得那个早晨一老一少摸着黑走在大雪纷飞的街上。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