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瓮

平淡中不失雅致,生命何等美丽,演绎人性的光辉...

 
 
 

日志

 
 
关于我

薄檐净土隐苍苔, 竹篱瓜藤畦花开。 蜂蝶不知田园乐, 殷殷碌碌去还来。 ——咸菜《菜园子》

网易考拉推荐

老兵嘴里的后半场战斗(原)  

2012-02-09 00:2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次撤退时在战壕里指挥战斗的是我们的军长。

那场战斗从前一天黄昏一直打到第二天下午,我们一个军被打得知剩下了一个团的人,打到后来战士们基本上已经处于无意识状态了,只是在机械性地射击,根本看不清对面冲过来的人的模样,也没时间看,反正看到穿美军服装的就打。我们爬在战壕里,好多战士们那时还拿着步枪打,那时候咱们的武器比人家的差多了,机枪并不多,我是机枪排的排长,那天打到后来根本就没力气打了,开机枪时候连枪都把不稳了,一开枪整个身子都跟着枪晃,我旁边是个山东的,他状况和我差不多,大半个身子已经被炮炸起来的土埋了,他一边开机枪身上的土一边往下滑,他还开着枪,所以我知道,他还活着,我们附近已经死了十几号人了,因为他们那个位置已经没了动静。

不知道又打了多久,突然有人过来把我的机枪抢过去,我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了一眼那人,是我们团长,我下意识地要起立,刚爬起来就被团长一脚踹趴下了,然后他把机枪架在我的背上没命地往前扫射。原来这里全都是炮弹炸起来的土,这土太松了,根本就甲不住机枪,所以团长把我当做了一个基座,机枪晃动很厉害,开枪时候都得用力往下压尽量把他稳住,否则子弹出去以后就不一定打到什么地方,瞄不准怎么打人!机枪前面那个支架顶着我的背来回拧,没多大会棉袄磨塌了,支架就直接磨着我的肉皮,火辣辣的,整个背就像被锯子在锯,开始特别疼,后来就没什么明显的感觉了,疼过劲儿了就好了。

我把头尽量往下埋,不敢抬头,趴在那里一动不动,或许团长以为我已经死了,其实他并不关心这个,那时候,死个人根本不是个事。有时候我身体边上的土里会钉进几颗子弹,打到土里“噗、噗”的。不久我感觉到机枪被从我身上拿开了,紧接着就有人从背上揪着我的棉袄往起拽我,团长说:“枪!走!”哦,要撤了,这是要我殿后。习惯了,我们机枪排的好几次都是负责殿后。我退到战壕底下站起来,看见遍地的死人。有的死在战壕边上,还保持着活着时的姿势,枪在身子下压着,手指还在扳机上抠着。有的被炮弹炸起来掉到战壕里了,通常这类人都不太完整了,唉!什么惨样都有。也有的是受伤了退到战壕里流血流死的,都死了还自己捂着伤口,血流得土都红了。战壕里没医生,只有抬担架的,抬担架的忙不过来,有些伤重的就死了。我提起抢来去扯山东后生,他退下战壕才发现左胳膊太不起来了,刚才还扶着枪,半天没动,现在一看,不知道什么就时候已经断了,袖管里面全是血,不过都凝固了,把胳膊和衣服粘在了一起,他右手提着他的机枪,还得护着那条抬不起来的胳膊,看着我问:“让走?”我说:“走!前头走!”他扭头跟着零零碎碎的人往前跑了。紧接着我也跑,脚下死人太多,深一脚浅一脚就那样往出跑,也顾不得让开那些战友的尸体了,好多次踩着就过去了,那时候脑子已经木了,就一个念头,跑!心里真的是怕啊!

在战壕里一路跑一路拉人,有那走不了的你必须拉着,反正快的慢的都没命地跑,还有那刚被拉上前线的,跑着跑着就嚎出来了,应答人时候都带着哭腔。有一个年轻后生知道要撤了,没退下战壕就爬起来跑,眼看得就被揭了天灵盖,滚到战壕里了,只剩下了半个脑袋。

我们跑出战壕没几步就进了山里,沿着山底下跑,我提着个机枪,身上还挎着弹夹,虽然没几个弹夹了,连上枪那分量也有个四五十斤。跑了两三个小时天已经黑得看不见了,后面美国人也不追了,在离营地还有五六里地的地方我们停下来了,人们都躺在地上,我大张着嘴还在慢跑,腿已经不受控制了,换不上气来,渐渐地越来越慢后来腿一软就倒了,我躺了一会,费劲儿地喘着气,稍微歇过来点就坐起来了,坐起来才发现我胸口上全是血,嘴里流出来的,喘气喘得嘴彻底干了,流着血都没感觉出来。从那以后我身体就不行了,特别容易累,后来打完仗回家连地也种不了,去地里干活时候干一下得歇两下,身体已经完了。现在国家也还管一管我们,每年能领个一千七八的补助金,不错了。

就那场战斗,一个军被打成了一个团,军长着急了亲自跑到战壕里指挥去了,也就是那会我们那团长过去拿过我的机枪当了机枪手。军长当团长,团长当机枪手,要不是那军长去指挥,估计后来一个都回不来,美国人那火力压得你根本没机会撤退。那时候真是不要命,根本不知道惜命了,脑子里就一个想法,打就对了,多会死了也就算了。炮弹震得耳朵都疼,疼过以后是吱吱地响,乱七八糟的什么都听不见,传令的人都是先把你拽过来在你面前吼两声然后一个传一个,好多命令都是这样传下去的。

这是村里的一位老人曾经给我的父辈讲的他的亲身经历,我不知道这位老人是否还活着,即使活着估计也已经不行了,前些年海经常见他出来转悠,现在有几年没见过他了,抗战后期参军,打过几天日本人,打过解放战争,过长江时候当了逃兵偷跑回来了,后来又被拉到朝鲜战场上打美国人,撤退时累得吐了血,现在右手食指基本上已经废了,几十年了都伸不开,说是抠机枪扳机抠的。

老人晚年过得还算不错,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两处院落十间瓦房。也算是老有所归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