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瓮

平淡中不失雅致,生命何等美丽,演绎人性的光辉...

 
 
 

日志

 
 
关于我

薄檐净土隐苍苔, 竹篱瓜藤畦花开。 蜂蝶不知田园乐, 殷殷碌碌去还来。 ——咸菜《菜园子》

网易考拉推荐

自言自语-曾经年少时(原)  

2010-12-07 16:43:40|  分类: 零星的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才和同学通了电话,好久没联系的一个老铁,两年没见了,聊起来还是那么熟悉。

彼此说说最近的生活状态,说说其余几个同党的情况,都还是那样,忙忙碌碌个不停,我开玩笑说:“你看现在咱们几个这德行,干啥的都有,我是个打铁的,表是个掏煤窑的,NO意思是个印钱的,你当初外号叫行长,如今倒还贴切,在信用社帮人数钱去啦,天天当着过路的财神,萝卜那货老的牙都松了还上着学!没完没了地上,他那功德就没个圆满的时候?”说得电话两头都乐了,行长说前段时间在饭店吃饭碰上高中时候的语文老师了,两人看了半天都没敢相认,行长毕业后这几年老了许多,可当年那老太太如今却年轻了许多,所以俩人都不敢肯定对面的就是当年那个人。他说语文老师现在调到县教育局了。呵呵,太正常了,以她的语文教育水平要一辈子就当个老师那太屈才了,她的古文讲解能力至今让我深深折服。

行长说着也不由得感叹一下:“生活无常啊!当年咱们那几个大半夜还点根破蜡在那玻璃有一块没一块的宿舍里抠掐那点功课,现在却一个个灰溜溜的,要啥没啥,稍不留神这日子就过塌了。几年都见不着一面,要想再聚到一起就更没可能了。原本受那点罪是为考个学校将来不用再受罪,现在倒好,学校倒是一个个都考了,罪却没比原来少受。”说完我俩都笑了。

那时还都是些毛头孩子,疲于应付大大小小的考试,还得受着各位老师念经似的教导。导致当时的思想深处只有一个概念:不好好念书将来什么都没有!于是下决心努力,努力了,可现在都有啥了?有啥值得可安心的啊!用行长的话说叫“不仅有了,还有了一屁股债!”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当年我们不好好念书,现在可能连眼下这点状态都不如。像我们这些个智商情商低得可怜的人,也许只有好好读书才是出路。

不过我们虽然也用功学过习,行长也承认,真的下过功夫,但到考试成绩下来我们要找自己的名字时总是从后往前找,这样比较容易找到。更有我这样的选手,高中三年大小考试不下百次,数学仅两次及格,第二次及格后数学老师半开玩笑地问我:“是自己做的吗?”我给予其十分肯定的回答。

现在回忆起当年上学时我们几个一起的生活,最多的内容应该是玩了吧。我记得当初我打球打得一连三顿没吃饭,居然也不饿,那几个除NO意思天天抱着字典看小说外表应该算个有前途的学生,数学方面堪称神人!奈何那厮英语却是擀面杖吹火,最后终究落得个掏煤窑的下场。剩下我和行长还有学了文科的萝卜那是经常踏着铃声抱着篮球冒着臭汗进教室的人,经常会引来班主任一阵呆滞的目光。因为部分同学积极献身于体育事业,所以那时教室内生态环境一度恶劣,以至于班上好多高考种子选手对此嗤之以鼻,但终敢怒不敢言。

要早知道今天是这步田地,我当初真该玩得再疯点!呵呵,不过想起来也没什么可惋惜的了,当初玩也玩了学也学了,也算不空走一遭。现在,慢慢来吧,不管怎么说,该工作好好工作,尽人事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